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零點看書 > 科幻 > 喬以笙 > 第582章 唏噓

喬以笙 第582章 唏噓

作者:犬馬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9-07 23:19:52

-

和他們前後腳來到醫院的還有陸家坤的兩個兒子,慶嬸,杭菀以及陸昉。

陸家坤早就離婚了,陸朝和陸晨一個才二十、一個未成年,對於陸家坤被捅了刀子完全六神無主。

事情發生的時候,兩個人都不在家,一個在外麵和狐朋狗友鬼混,一個在上補習班。連陸家坤並非陸家親生、陸家坤和陸清儒對外宣佈開戰,都是在來醫院的路上剛知道的。

大概也因為非親生,陸朝和陸晨來到醫院後,對喬以笙不太敢靠近,眼神中甚至透露著懼怕。他們應該是想靠陸昉和杭菀近一些,對於他們,陸昉和杭菀比較熟悉,但陸昉在這邊和陸闖講話,也就捱喬以笙比較近,所以最後陸朝和陸晨隔他們遠遠的。

陸清儒的那一刀是從身後捅入陸家坤身體裡的,捅得很深,而且捅完之後到還拔出來了,所以血流得非常多。

杭菀做急救的時候近距離看過傷口,依照杭菀的判斷,應該是傷到內臟了。

現在陸家坤人還在手術室裡搶救。

陸清儒則是送到醫院是心跳呼吸驟停,進行了長達半個小時的心肺復甦之後搶救過來了,剛剛人已經送入重症監護病房。

喬以笙坐在椅子裡,回憶起陸清儒倒地之前最後說的那句話,思緒略微凝滯。

陸闖坐在她旁邊,握著她的一隻手,回答陸昉關於今天各大媒體平台爆出的新聞。

“你多久之前知道我們不是陸家親生的?”

陸昉在之前陸氏集團宣佈喬以笙是接班人的時候,就在猜測血緣關係,所以今天獲知陸家晟並非陸家親生,他並不驚訝,唯獨在意的是這一點。

“冇多久。”陸闖如實告知,“也就是我訂婚的時候。”

陸昉安靜片刻,看一眼喬以笙,又問陸闖確認:“當年喬小姐的父親遭遇的車禍,是二叔製造的?”

陸闖點點頭:“但時隔多年,我們冇證據,他不自首,就不能拿他怎樣。”

所以從私心來講,陸闖很認同陸清儒的做法。他甚至希望老天爺開眼,就這樣讓陸家坤償命。

他現在在等的好訊息,不是陸家坤搶救過來了,而是陸家坤冇搶救過來。

陸昉又是片刻的安靜,然後隻說了一句話:“我記得你很早之前曾經講過,陸家一群人看起來全是廢物,但誰又知道,其中是否有人和你一樣,是裝成廢物。”

類似的話,喬以笙也聽陸闖提了一次,當時她感到毛骨悚然。

如今來看,陸家坤不正是其中那個隱藏得最深的?

“在陸家,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偽裝的一麵,不是嗎?”陸闖說,“包括二哥你和二嫂。”

杭菀站在陸昉的輪椅後麵,出聲維護陸昉:“小闖,不用這樣嘲諷你二哥。對準我一個人就可以了。”

陸闖理也冇理杭菀,轉頭問喬以笙:“你剛剛不是說要去陸清儒那邊和慶嬸碰個頭?”

喬以笙明白他的意思,率先起身:“走吧,現在過去。”

陸闖跟著她一塊起身,要走之前,倒記起一件事向陸昉求證:“二哥,你能走路的那幾年,有接觸過陸清儒冇?”

“你的接觸是什麼概念?”陸昉問。

陸闖舉例:“單獨和陸清儒講過話,或者類似的其他什麼。”

陸昉稍加回憶,回答:“冇有。一般都是有其他人一起在場。在公司裡的時候,他隻是陸董事長,連爸和姑姑、二叔他們,也隻能稱呼他董事長,我也一樣。”

“不在公司的時候,就是和爸、二叔,一起到他的彆墅裡,我會見到他,爸和二叔跟他彙報完工作,很快就走了。他不喜歡大家到彆墅裡打擾他的清淨,他和二叔以前都很看他的臉色,這一點你也是知道的。”

陸闖聞言點點頭。

喬以笙心裡默默地想,那她的猜測大概率冇錯,工具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工具。

陸昉是有疑問的:“為什麼問我這個?”

“不想告訴你。”陸闖絲毫不掩藏自己在撒謊,畢竟陸昉是個聰明人,知道他肯定不會無緣無故。

反倒這樣坦率拒絕的方式,更能堵住陸昉不再追問他。

牽著喬以笙,陸闖轉身就走,不去看陸昉的表情。

喬以笙則替陸闖看了一眼,但冇看清楚,因為陸昉又在咳嗽了,手蜷成拳頭抵在他的嘴上,咳得弓了腰背,也就低了頭,而杭菀也蹲身在陸昉麵前,給陸昉遞紙巾。

收回視線,喬以笙輕輕撓了撓陸闖的手心,和陸闖聊起何潤芝:“之前何潤芝神神道道地說,陸家的人誰也逃不掉非死即殘,指的就是陸清儒在背後下大棋吧?”

陸清儒苦心孤詣讓陸家斷子絕孫,讓陸家的子孫們內鬥,讓從他手裡興盛起來的陸家在這群不爭氣的草包手裡頭衰敗。陸清儒本人也在視頻裡明確地告訴她,陸家間接害死了喬敬啟,陸家要給喬敬啟陪葬。

就是不清楚,何潤芝是否準確地知道那個人就是陸清儒。如果知道,何潤芝又是什麼時候察覺、怎麼察覺到陸清儒的端倪的。

在陸宅錄口供的時候,何潤芝一度撚著佛珠對警官說,自己早預見陸家會有血光之災這一天,因此差點惹禍上身,被警方懷疑她是否與此次陸清儒捅人事件有關。

杭菀幫忙跟警官解釋,何潤芝隻是信佛信得太深諸如此類,警官最後多問了兩句纔沒怎樣。

陸闖回戳了喬以笙的手心:“所以我猜,何潤芝巴不得陸清儒這一次熬不過去。”

陸清儒這一次熬不過去的可能性確實非常大。

之前喬以笙就覺得,陸清儒像是在憑某種意誌撐著他的身體。

如今算是驗證了她的想法。

隻不過那種意誌,並非是他和佩佩之間的遺憾,並非為了看見聶陸兩家執行婚約正式聯姻。

而是……喬敬啟的死。

如今揪出了陸家坤,從陸家坤口中知道了一些不為人知的真相,陸清儒又捅了陸家坤那一刀,親手為喬敬啟報仇。

他最大的心願,到這一步,差不多實現了,支撐他生命的那口氣,便泄掉了。

他最後講的那句話,也說明瞭他現在是想死的。

喬以笙對陸清儒無法建立起親情,所以對陸清儒幾乎走到儘頭的人生,僅有旁觀者的唏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