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零點看書 > 遊戲 > 帶有朱允熥名字的小說 > 第103章 朕與天下共法(1)

-

[]

大殿中寂靜無聲,群臣們低著頭,誰都不敢和皇帝的目光碰觸,生怕皇帝的業火發作在自己的頭上。

眼前這位皇帝,看著是敦厚仁和。其實骨子裡和老皇爺是如出一轍之君,和老皇爺稍有不同的是,這位皇帝的殺性冇那麼大。可這位皇帝,更喜歡殺人還要誅心,把人損到體無完膚。

“看,說到皇糧秋稅,你們各個都是頭頭是道。可說到這些,你們就不說話了!”朱允熥說著,從手腕上褪下一串棗紅紅瑪瑙的手串,盤在手心把玩。

這個動作旁人不知曉,可看的李景隆心驚肉跳。

皇上隻有在心中極度煩躁的時候,纔會如此。

此時,老臣淩漢開口道,“皇上,老臣以為此等事必重重查出,涉及官員人犯等,不殺不足以平民憤。不但要殺,還要把卷宗明發天下,讓各地的官員們引以為鑒。”

說著,老頭頓了頓,眼神中略有掙紮,而後鄭重開口道,“不但要引以為鑒還要以儆效尤,曆朝曆代大治之世大貪橫行。句容縣如此絕對不是個例,當申斥各地監察禦史巡查使等,廣納民風,看看各地有冇有如句容縣的事,殺幾個不開眼的,以正視聽!”

“若朝中無人願意去做這等差事,老臣毛遂自薦。”

這番話說得殺氣騰騰,義正言辭。

“老尚書的心,朕是知道的!”朱允熥點頭,微微歎息一聲,“可老尚書你的話,有幾處冇說到朕的心裡去。”

隨後,朱允熥環顧群臣,再次開口道,“首先殺幾個不開眼的就錯了,最後那句以正視聽更錯了。”

“殺幾個不開眼的,以後呢?以正視聽,正誰的視聽?是給朕看,還是給百姓看?”

“若如此行事,還不是表麵功夫?哦,等過幾年忘了這茬兒了,又是死灰複燃。這種事本就不該出,他就不能出。”

“難道,每次都要朕派欽差大臣出去,把皇命旗牌豎起來,才能給百姓朗朗乾坤?”

說到此處,朱允熥停頓片刻,目光審視一番,隨後道,“朕知道,天下冇有十全十美的事,偌大的大明,誰也冇法預料,會出些喪心病狂的混賬,會出幾匹害群之馬。就好比老百姓一樣,即便是良善人家,家裡也會養出敗家不孝子來!”

“可話說回來,老百姓家的不孝子,敗壞的一家的家業。朝廷的害群之馬,丟的是朝廷的人心。”

“很多人都暗地裡說皇爺爺在位的時候,對官員們太苛刻了,還有人暗中誹議是古往今來就冇有允許百姓告官的王法!”

“他老人家為何這樣?還不是因為他知道,百姓受了冤屈求告無門嗎?”

“大明朝朕不怕出事不怕丟人,怕的是出事之後自欺欺人,怕的是出事之後官員們捂蓋子。不是朕今日非要給你們難堪,而是這樣的事是第一次嗎?”

群臣肅然無聲,此刻誰都看出來了,皇帝今日有一篇大文章要做。

“朕記得昔日在文華殿讀書時,劉三吾學士教過朕一篇文章,是漢代時大儒董董仲舒給漢武帝的奏摺,朕還記得是這樣寫的。”

“臣謹案《春秋》之文,祝前世已行之事,以觀天人相與之際,甚可畏也!國家將有失道傷敗,而天乃出災害以譴告之。不知自省,又出怪異以警懼之。尚不知變,而傷敗乃矣。以此間天心之仁愛人君,而欲止其亂也!”

“他還說過,天子受命於天,天下受命於天子。”

“他的說的天,是指老天爺嗎?是指上蒼嗎?”

說著,朱允熥猛的抬頭,指向翰林學士當中,“黃子澄,你是翰林院的大才子,你來跟朕說,天指的是什麼,朕記得學這篇古籍那天,你也在文華殿!”

久不曾被皇帝點名乃至問話過的翰林學士黃子澄,馬上打起精神,甚至有些激動的開口道,“回皇上,董儒所說的天,指的是民心,春秋之中所說的天意,也指的是民心。”

滿朝都是寒窗數十年的進士及第的讀書人,自然都知曉這其中的含義。董仲舒的學說之中,上是天,中是皇,下是學,末是民。在這樣的排序之下,皇帝是不被壓製的,而是被天的所威壓和限製。

儒家口中的天,其實是很廣義的。包含民心道德禮儀三個方麵,以天寓意是因為天是不變的,這些也就是永恒的,君主違背這些,就是違背了天意。

這種學說的含義,其實是對皇權的限製。

朱允熥說道,“如此看來,早在西周時期,當時的人就明白,誰擁有民心就是有德,誰有了民心就有天命!”

“得民心者得天下!得民心難,喪民心易!”

“朕之所以今日說這麼多發這麼大的火,就是因為下麵那些糊塗官,丟的是大明的民心。”

朱允熥加重口氣,“記住,丟的不是朕的民心,而是大明朝的民心。”

似是說得累了,朱允熥對身後招招手,王八恥小跑著端了一碗茶過來。

王八恥伺候了朱允熥一輩子,自然知道皇帝的脾性,所以這茶水半溫半熱,方便他一飲而儘。

朱允熥喝了茶,臉上掛著似笑非笑的表情,“朕記得還學過這麼一篇文章,也是大漢朝的故事,說的是漢文帝時期的廷尉張釋之。”

“漢文帝有次出巡中渭橋,有一人不知怎麼混進了隨行的隊伍,驚了文帝的乘輿,抓了這人之後文帝讓張釋之審理。”

說著,朱允熥又看看群臣,指著翰林院眾人之中,領班的解縉說道,“朕說乏了,你來說下文。當年朕讀的時候,你是陪讀。”

“臣遵旨!”解縉行禮,而後緩緩道,“張釋之審理之後,認為此人隻是好奇聖駕是何等樣的,所以不過是犯了蹕罪,便判了此人繳納罰金而已。”

“文帝聞之大怒,命張釋之誅殺此人。”

“張釋之奏道,法者,天子於天下公共也。而今法如此而更重之,是法不信於民也。且其方時,上使立誅之則已。既交廷尉,廷尉天下之平也,一傾而天下用法皆為輕重,民安所措其手足?”

“不愧是翰林院的才子,引經據典張口就來!”朱允熥笑笑,“張釋之敢和文帝硬頂,且告訴文帝,你當時殺了就殺了,可既然交給了臣來審理,臣就要秉公執法,執法之後就不能再改弦易轍。”

“這個人很好,可是漢武帝時期還有個廷尉杜周,和他截然不同是吧?”

解縉忙道,“杜周審案,不尊法理且揣摩上意行事,史書記載,上所擠者,因此陷之。上所欲釋,久係待問爾微見其冤狀。”

“好,好才學!”朱允熥又讚了一句,繼續問道,“那麼你告訴朕,張釋之和杜周,他們這麼多的含義,或者說他們為何這麼做?”

解縉鄭重道,“漢武帝時杜周之所以如此行事,乃是信奉權尊於法,法出自君!”

“而漢文帝時張釋之,則是主張法與天下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